第一章 荒野求生

    高岭苍茫低岭翠,幼林明媚母林幽,这是一片广袤无垠的山脉,针树林的环境显示这里是寒带地区,一只猛虎漫步在山涧,巡视着自己的领地,不失低声嘶吼警告着四周的一切,一群飞鸟被这嘶吼声惊吓到空中,它们飞向南方,来到一处河流,河水缓缓的流淌,不时有鱼虾在水面上浮现。

    突然,一根木棍从天而降,插入到河水中,平静的河水顿时激起一片水花。

    木棍慢慢的拿起,上面只有一些淤泥,木棍不死心的又对着鱼用力的刺了几次,直到攻击范围内再也看不到一只鱼为止。

    “靠!这也太难了吧。”一个少年把木棍丢到一边,坐在地上,叹了口气。

    少年穿着一身白色的研究服,研究服偏大,使得他不得不卷起来衣袖,脚上的球鞋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光泽,显得污秽不堪。

    “不行,今天不抓到鱼补充点能量,明天就更加没力气了,不过还好现在还是在地球上,没把我丢到什么异世界。”少年重新站了起来,拿起木棍,不,应该叫木矛才对。

    少年叫马强,原中科院研究员,中科大少年班出身,17岁本科毕业,24岁博士毕业,随后在帝都秘密研究基地做研究,结果无意间卷入一场间谍引起的大混战,混战中,也不知道什么引起了爆炸,等马强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到了这里。

    马强还记得自己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然后糊里糊涂的就挂在一颗树上,也多亏了在树上,否则不是摔死了就是被在昏迷的时候被野兽当点心了。

    恩,这片山林里绝对有野兽,马强醒来后听到那阵阵虎啸狼嚎就知道这点了。

    马强醒来时是黄昏,他也不敢下树,等到夜晚看着满天星辰,他便知道自己还在地球,但绝对不是原来的地球了,证据就是那满天星辰的位置和他知晓的位置有一些微妙的差别。

    对人短暂的几十年来说,天上的星星似乎永远都在他该在的位置上,但实际上所有的星星的位置都在不断的变化,例如北斗七星,如果去看春秋战国时期的古墓,就会发现那个时候记载的北斗七星形状和现在所看到的是不一样的,其原因就在北极星。

    地球可不是和大部分人想象中一样是乖乖的站立的,实际上地球是倾斜的旋转,而且他的倾斜角度还在不断的变化,当然,这个变化极为缓慢,在二十一世纪,北极星是小熊星座a星,但在公元前3000年,北极星却是天龙座a星,而在公元前一千年,又变成了小熊座b星,要知道,北极星在华夏文化中是有特殊意义的,他还有一个名称叫紫微星,也就是帝星,所以每次北极星位置发生变化都会被解释为帝王移位,而现在马强看到的北极星是北极五,虽然手里没有专门的仪器测量,但根据太阳位置测算,马强认为自己应该是在汉朝到隋朝之间的年代。

    马强随身穿越的除了那把一直紧紧握着的手枪外,还有钥匙,各种证件卡片以及手机。

    当马强确定自己穿越了时空后的第一时间就选择了将手机关机,毕竟在这个年代,充电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关机也许在以后这个手机剩余的电量还能救自己一命。

    “不行,抓鱼实在太难了,还是先搞工具吧。”马强放弃了用木棍抓鱼的念头,别看鱼悠哉悠哉的游着,但没有合适的工具,你就眼馋吧,光学折射加上天然滑腻的身体,实在是不好抓。

    抓鱼最好的工具就是渔网了,所以有一句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的话。

    或者将木矛上再帮几根小矛头,这样就可以增加攻击范围了,很符合我们兔子没办法精准到一米就扩大杀伤范围十米的战略思想。

    不过有了绳子还是用网更好吧。

    要做渔网需要绳子,马强在河流边寻找了一会,没有找到合适的藤蔓,最终目光看向了边上的茅草荡。

    绳子在人类的历史最少有数万年了,这种用草或藤蔓的植物纤维来做成的工具,几乎没有任何前提条件,可以说是野外最好做的工具之一了。

    马强先是试着拔了几根茅草,没到秋冬季节的茅草极为坚韧,几根茅草去掉头和尾部,然后放在一起用力的搓,不到十几秒,茅草就互相缠绕到了一起,成为了最简单的绳子。

    “还可以,搓绳子没办法再简化了,但割茅草倒是可以用工具节省点力气。”马强四处找了找,找到了几块石头,然后试着敲打边缘。

    巨大的回震让马强手不由的发麻,他看着红红的手,常年象牙塔的他哪里做过这些,虽然知道方法,但做起来实在困难。

    “这要不了几下,我的手非要长水泡不可,这可不行啊。”马强看了看四周,在这荒郊野外的,如果水泡破了导致感染,天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情,虽然这个几率很低。

    想到感染,马强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对了,我这到底算不算肉穿啊,我这身体里的各种病毒都是两千年后的东西,这要是到了人类社会,还不成了一颗超级病毒炸弹了?”马强做为一个科学家开始纠结了。

    如果真的会因为自己而毁灭大量的人类的话,马强情愿选择牺牲自己,毕竟自己本来就不该在这个世界上,而且这个牺牲也不是说要自杀,选择一个偏僻的地方过一辈子也算是捡回几十年寿命了。

    “算了,先不想了!”马强摇了摇头,要说工具的话,其实马强还可以选择磨钥匙,但钥匙的材料是难得的金属,除非必要,他不想动用这样的不可再生资源。

    “呀,好大的蚌壳!”马强突然抬头看到河道上一个有一个巴掌大小的蚌壳,顿时眼睛一亮,这食物和工具可都解决了。

    他急忙上前将蚌壳捡了起来,大概是感觉到有自己有危险,蚌壳闭的紧紧的,希望依靠这样的办法劝退敌人。

    可惜,他面对的是人类,人类最不怕的就是这样的威胁,看着这样的蚌壳,马强不由想到了可怜的穿山甲,几千万年进化的能力,在人类面前,却是那么的无力。

    蚌壳里的蚌肉有丰富的蛋白质,但做为河蚌,也必然代表有很大的寄生虫风险,现在马强的问题是怎么生火了。

    还是要先做绳子。

    现在工具有了,马强又捡了几个小一点的蚌壳,先是用石头砸开了一个,蚌壳肉想了想,放到了一边,捡起没有被砸坏的一扇蚌壳,用石头磨了磨边。

    蚌刀完成!

    “我这是石器时代了吧。”马强试了试用蚌刀割茅草,虽然不快,但比拔还是好多了,不一会儿就割下了一大捧茅草。

    接着就是搓绳子了,我搓,我搓,我搓搓搓。

    绳子完成!

    看着七八根一米左右长的绳子,马强觉得暂时已经够了。

    “转木取火啊....好饿了...先做一个易洛魁族式取火器吧。”马强折断了几根合适的树枝,开始做易洛魁族式取火器。

    易洛魁族式取火器是易洛魁族发明原始取火装置,他是利用转木生热取火的,但又和传统的转木取火不一样,他利用两根绳子缠绕在一根木棍上,木棍做为转轴,转轴中间再加上一个圆形横版加速器,两根绳子的另外一段是连着一根小木棍,小木棍往下一压,绳子就会转动转轴,然后利用惯性让绳索还原,再来回反复,可以快速取火。

    恩,这也是一个不需要什么前置条件的工具,唯一的条件大概就是安格圆形横版加速器了,马强找到一块薄薄的石头,用钥匙慢慢转出了一个洞,充当这个圆形横版加速器。

    约莫又是大半个小时过去了,易洛魁族取火器完成了,马强的手也终于有了水泡。

    “靠,还是出水泡了,这石器时代的工具就是不好用。”

    尽管依旧最大程度的小心,从没有做过粗活的马强还是长出了水泡。

    “我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感觉我现在和十四五岁时候差不多,难道穿越中还发生了逆生长?”马强习惯的摸了摸下巴,但能给他带来灵感的胡子已经不见了,光滑的下巴表示他身体的年龄绝对不大。

    “算了,先生火吧。”

    有了易洛魁族取火器后,生火就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茅草的穗毛就是最好的引燃物,刚刚割茅草的时候正好留下了一堆,马强小心的将茅草穗毛聚在一起,随后找来河边上的石头搭建了一个小灶,又找了一些小木棍和大树枝,这种东西在这里真的是到处都是....就是太多了点,多到找不到路。

    其实应该也没路。

    呼呼呼!

    转轴飞快的转动着,转轴底部和穗毛快速的摩擦着,没一会儿,一股青烟冒了出来。

    成了!

    马强继续转了一会,等到看到火苗出来才停下,小心的加穗毛,然后加茅草,等火起来了再加小木棍,最后再加大一点的木棍。

    火有了!

    马强满意的看着眼前的小灶,火可是好东西啊,甚至可以说是科学文明的原点,如果没有火,那么冶炼就别想了,没有金属工具,发展科技就是开玩笑。

    终于可以吃饭了!

    马强飞快把之前捡到的河蚌放在了火上,河蚌感受到火的热情后飞快打开了自己的大门,恩,香!

    闻着烤河蚌的味道,马强吞了吞口水,他真的饿了。

    有了火,自然也可以不喝冷河水了,马强做为后世人,可是知道野外河流里隐藏的各种寄生虫的可怕,没有办法喝喝就算了,有了条件,还是要烧水喝的。

    怎么烧?河蚌壳就是最好的锅了,虽然小了点,但为了喝到干净的水,马强还是觉得值得。

    吃饱喝足,虽然没有盐,但依旧让马强感觉到了满足。

    看着青烟慢慢的飘到天空,马强看向太阳的位置,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了。

    继续做绳子!

    这次马强学乖了,不再用搓绳法,而是改成了编绳法。

    编绳子自然要慢一些了,但绳子会更加坚韧,也更耐用。

    最重要的是,不费手!

    “嗷呜呜!!”

    一阵狼嚎在远处传来,马强皱眉看向那边,这个声音他昨天晚上就听到了,但今天似乎更近了一些。

    马强虽然有手枪,但子弹却不可能再补充,打一发少一发,而且狼群的数量绝对比他的子弹多。

    说起来,这一个白天,居然没有猛兽靠近,马强感觉自己的运气还不错。

    天黑前,马强必须做一个树屋出来。

    在《上下五千年》这本科普读物中,第一章节说的是开天辟地的神话故事,第二章节说的第一个人就是有巢氏。

    构木为巢,巢就是树屋,远古时期的人面对野兽的侵袭,最先想到的就是躲在安全的树上,能上树的野兽毕竟是少数,这样就大大增加了安全性。

    树屋的搭建可不简单,马强知道自己天黑前的这几个小时不可能搭建出来一个树屋,他准备做吊床。

    吊床的材料嘛,就是茅草绳,白天当渔网,晚上当吊床,挂在树上,能攻击自己的也只有蟒蛇和毒虫了。

    毒虫这个东西是防不胜防,最多等会留着烟熏一下四周,至于蟒蛇....听天由命吧,马强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

    还是要搭建树屋才行啊。

    想着这些,马强手上的速度再一次加快了,等到天色擦***床也成功搭了起来,为了做这个吊床,马强晚上还来不及找东西吃。

    先这样吧,饿一晚上也没什么,马强安慰着自己说道。

    来到吊床上,由于担心吊床的坚固程度,马强特地找了一个下面没有石头的地方,万一掉下来也不至于撞到石头挂掉,甚至还把没有用完的茅草垫了一部分在地上头可能掉的位置,剩下的才当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看着天空中明亮的星空,马强久久无法入睡。

    自己真的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里,自己的父母在那个时空知道自己遇难会有多伤心啊,那些间谍到底有没有抓到,自己为什么会穿越呢?

    伴随着这些根本找不到的答案,马强穿越后的第二个晚上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