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咳咳,吃东西要放盐

    还活着!

    马强睁开眼睛后,这是他脑海里闪过的三个字。

    没有被野兽袭击,也没有被乱七八糟的毒虫咬死,看来命还不错。

    马强从吊床上跳了下来,来到河边洗了洗脸,然后开始思考今天要做什么。

    饿了一晚上,吃喝是第一要解决的,食物有渔网在,应该不是问题,该做一些炊具了。

    然后就是住了,吊床不是长久之计,还是要伐木做树屋,现在不可能有铁器,只能用石器了,试着做石矛和石斧吧,想来今天一天做完这些就差不多了。

    想完就开始做,马强穿上鞋子,拿着木棍和手枪,开始顺着河流寻找合适的泥土。

    马强准备做陶器,陶器的历史也很长,是新石器时代的产物,陶器的出现应该和人类学会使用火的时间差不多,因为陶器的制作本来就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

    马强走了不到三百米,就找到了一片细腻的泥土,马强用木棍捣了捣,很松软,没有石头。

    “这运气还可以啊,资源点就在边上,这样中午应该就能做好了。”

    马强用力的挖了一些泥土,这些泥土准确的该叫黏土,是河流边上到处可见的东西,只要细腻无石子就可以用做烧制陶器。

    马强也不管衣服干不干净了,抱着这些黏土回到昨日生火的地方,自己的蚌刀还在那里呢。

    抱了两遍,马强觉得有些累了,毕竟没吃东西。

    两次的黏土已经足够用了,马强把昨夜放在床下的茅草也搬了过来准备点火。

    先做什么呢?

    马强想了想,决定先做小的碗和杯子。

    黏土加水,和和面一样不断的揉着,很快黏土的手感就像橡皮泥一样了。

    我捏,我捏,我捏捏捏。

    一个有些不标准的圆碗就出现了。

    .....

    有点丑。

    纯手捏也只能这样了,马强又做了一个小一点的当杯子,最后做了一个大的准备当锅用。

    接着是点火,依旧是用易洛魁族式取火器点火,有了昨日的经验,今天的点火很顺利,没七八分钟,火就慢慢的大了起来,马强将做好的三个陶器胚子小心的放在火的边上的石头上,然后不断的加柴火,让火焰烘烤这三个陶器的胚子。

    一边等着火烧,马强一边准备寻找今天的吃食。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依旧准备吃河鲜,不得不说,没有人类侵犯的河流里鱼虾是真的多,马强只找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找到了五六十个螺丝和十几个贝壳,本来还有螃蟹和虾,但没有器具的他抓到了也不知道放哪里,只能等陶器好了再说。

    将捡到的河蚌和螺丝丢到火堆边上熏烤,然后用木棍戳了戳三个陶器,感觉差不多了,就将已经有些硬度的陶器丢到火里以便加大热度,然后再次捡来柴火丢到火堆中。

    做好这一切,时间又到了中午。

    马强饿的有些难受,刚刚他已经忍不住再次喝了一些河水,希望没有寄生虫吧。

    马强坐到地上,看着已经污秽不堪的衣服,叹了口气。

    别人穿越,要么是有系统,要么是有老爷爷,甚至一出生就是皇子啊,皇帝什么的,自己倒好,没有什么身份也就算了,这完全是原始社会的生活了。

    我也太难了吧。

    老天爷让自己过来到底是干嘛的?看荒野求生的吗?

    事先说好,自己就算再困难,也绝对不吃毛毛虫!

    思考的时间总的很快的,不会儿,火又开始小了,马强站起来,将火堆里的陶器用木棍挑出来敲了敲,铛铛作响。

    得了!

    终于有炊具了!!

    马强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太不容易了,自己终于可以有凉白开喝了,不用担心寄生虫了。

    要是因为寄生虫死在这里,这简直就是在给穿越众抹黑,给党国丢人!

    咳咳,哪里有些不对。

    三个陶器放在河水里冲洗了一下,继续加火,开始烧水,边上的贝壳、螺丝也烤好了,开吃!

    别说...没盐真的淡!

    再淡也得吃啊...

    吃完了贝壳和螺丝后,水也烧开了,将水放在边上凉着,马强开始一边休息一边思考下午要做什么。

    盐!

    自己必须先想办法得到盐才行。

    自古以来,盐就是历朝历代官方监管的物资,因为人可以自己种粮食,可以自己打井喝水,可以自己搭建房屋,可以自己织布,但唯独盐却没有办法无中生有。

    盐严格的说是一种矿产,可以分为海盐和矿盐两种,盐不仅仅是增加食物味道的必需品,更是平衡人体细胞液所需的钠离子、氯离子的重要来源。

    这几日马强运动量不小,盐分已经处于缺乏状态了,要不是吃的贝壳、螺丝肉汁中本来就有一些盐分在,恐怕一些病状就要出现了,例如头晕,恶心,这样对于野外生存来说就太危险了。

    但总不能一直依靠河鲜里的盐吧,这含量也太低了。

    怎么样才能得到盐呢?

    马强开始在脑海中翻阅自己以前学到的知识了。

    其实平日里说的盐专门指氯化钠,但实际上在化学上,盐可不仅仅是氯化钠,类金属离子或铵根离子与酸根离子结合的化合物都可以说是盐。

    要找到钠盐太难了,现在只能先用别的盐凑个数。

    马强看着被烧成一堆灰的草木灰暗暗思量着。

    是的,草木灰里是有盐的。

    草木灰里的盐叫做钾盐,在后世钾盐是做为工业品存在的,95%的钾盐产品用作肥料,5%用于其他工业,基本上没有人会直接吃钾盐,毕竟对于后世来说,钠盐实在是多到吃不完。

    想到就做,早点做出来,晚上就可以吃到有咸味的食物了。

    果然吃货才是第一生产力啊!

    钾盐的制作很简单,草木灰加水搅拌过滤再烧干就可以了。

    马强先是将大陶碗里已经凉了的白开水喝了个饱,再去捡了些木材回来,开始准备做盐。

    草木灰可以说现在是最不缺了,马强想了想,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先在河边洗了一会,他的衣服是他手里唯一可以拿来过滤的东西了。

    接着,马强将衣服罩在大陶碗上充当过滤器,然后拿着碗装水加上草木灰搅拌一会,等草木灰融于水后倒在衣服上,以便过滤不需要的杂质。

    就这样,没一会儿,大陶碗里的水就满了,黄黑色的水显得有些脏,但现在也只有这样的条件了。

    开始烧水,顺便洗衣服!

    马强正洗着衣服,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阵阵沙沙声。

    马强瞬间回头拿起放在边上的手枪,小心的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是人吗?”马强抱着万一的希望喊道,他希望是有人来了,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也不知道是因为马强的喊叫还是什么,沙沙声停止了。

    “我不是坏人,我只是迷路了,你是人吗?”马强喊完这句话简直觉得像神经病一样,还你是人吗。

    一个黑影从树林中钻了出来,那灵动而好奇的眼睛,三叉角和草黄色的皮毛,让马强立刻认出来眼前的生物是什么。

    ....这是一只狍子!

    东北有句话后世人都知道,叫做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进饭锅里。说的是东北的富足,说白了就是因为满清长期对东北所谓龙兴之地的封锁,不允许汉人去东北谋生,使得东北野生动物大量繁殖,但之所以不打其他,只打狍子,就是因为这狍子的傻。

    狍子是一种鹿,最大的特点就是那又短又白的尾巴,只要受到惊吓就会炸开,但只要他发现没有危险了,他又会好奇的走回到刚刚发现危险的地方,想确认是否安全了。

    这个脑回路....马强只能表示很强大。

    眼前的这只狍子好奇的看着马强,似乎没有见过马强这样的无毛两脚兽,它试探的向前走了两步,看马强没有攻击他的意思,然后回头叫了几声。

    这是第一次马强听见狍子叫...真的是叫声中都带着傻气。

    这只狍子再走了几步,接着,一只又一只狍子走了出来,这还是个大家庭啊。

    只见这五六只狍子走到河边开始喝水,原来这条河流是他们的取水地。

    水果然是生命之源。

    等等,自己是不是可以吃肉了。

    马强看着这些狍子,再想自己是不是要改善伙食,突然,又是一阵沙沙声,只见一个巨大的黑影转了出来。

    马强看着这个黑影,吓得手枪立刻对了过去。

    这居然是一只巨大的山猪。

    在后世,猪就是一种家畜,是一种食物,是一个说人傻乎乎的代名词,是白种人..咳咳。

    但在这个时代,猪可不仅仅代表食物,还代表危险,因为这个时代的野猪实在太多了。

    野猪是杂食动物,体重可以轻易达到两百公斤,最大的甚至可以达到五百公斤,而东北虎也很难超过三百公斤,在原始世界,体重就代表着战力,野猪还有巨大的獠牙,猛的冲起来,一低头,獠牙一刺再一撩,基本是普通的动物就可以宣布完蛋了。

    现在马强面前的这只大野猪,马强目测最少有四百公斤重,光体长就超过了三米,黑色的皮毛冒着油光,褐色的獠牙就像两把匕首,马强吞了吞口水,手里的手枪握的更紧了。

    手枪打人的确不错,但对于皮下脂肪厚的一逼的野猪,反正马强是没有信心一枪就让野猪失去行动能力的。

    野猪警惕的看着马强,狍子傻傻的看了看两边,继续大口大口的喝起水来。

    马强相信,别说来只野猪,就是来只老虎,这狍子大概也会继续喝水。

    野猪看马强没有动作,回头哼哧了几声,几只小猪走了出来,大野猪带着这些小猪开始喝水,现在马强确定自己所在的地方的确是这些动物平日的取水点。

    希望只有这些食草动物才会在这里取水吧。

    河流虽长,但实际上大部分的河段两边都是陡峭的山壁,很少有平缓的地段,这也是自然河道的规律,因此,一段平缓的河道必然会成为四周动物的取水点。

    而取水点往往也是杀戮点,那些食肉动物可不傻,知道这样的地方食物多,有的会专门在这样的地方守候。

    马强之前还觉得自己找到的是一个风水宝地。

    现在看来,风水宝地是没错,但到底是他的还是那些豺狼虎豹的就说不定了。

    火依旧在烧着,野猪一家和狍子一家也都好奇的看了看那冒烟的火堆。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火。

    在自然界,火是即稀少又常见,说稀少是因为除了火山地区外一般不会有自然火出现,说常见是因为如雷击木或者有露水刚好形成凸面镜导致的山火每年都可以有数百起,但雷击木的同时一般还会有雨,露水的几率简直小的不能再小,因此大部分的动物在原始环境里都是没有见过火的。

    当然,一旦出现了山火,那可就是滔天巨灾,只要经历过的动物往往会把那样的灾难转告下一代,让他们记住远离火。

    但像面前这样的即燃烧又不会蔓延的火,就已经超出动物的思维范围了。

    马强只见最开始的那只狍子突然跑向火堆,试探的靠近了一下,最后居然伸出舌头试着舔了一下火苗。

    “咚!”只见这狍子猛的跳了起来,然后狂叫的往河水里冲,看的周围的狍子和野猪包括马强都傻了。

    …傻袍子,名不虚传啊!

    但经此一试,野猪和狍子也都知道了这东西确实是传说中的火,等那只傻狍子再次用冷水减缓了舌头的疼痛时,这两个家族也都喝完了水,马强看着这些野猪、狍子互相亲昵的磨蹭对方,不由的又想起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家人。

    过了一会,大概是喝饱了水,野猪一家和狍子一家都离开了,马强这才回到自己的小灶看烧的水,水已经烧干了一半。

    “这地方水流和缓,恐怕不少动物都喜欢到这里喝水,这样想来,那些虎豹豺狼应该也喜欢这样...树屋要快点做起来了,白天还好,一旦到了晚上,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马强看着昨日自己睡的大树,琢磨了起来。

    树屋可不好做,在马强视野所及的地方,基本上都是针阔叶混交林,树木的种类也是以桦树、杉树为主,杂交着一些松树。

    这些树木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高大,在没有人类打搅的情况下,这些树木真的是枝繁叶茂,没有金属工具,要想做树屋,基本不可能。

    恩,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