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少年团的挑衅(上)

    “君子有六艺,我们就比这六艺顺便我们还要比武!七盘四胜,你们要是输了,就给我们当仆役、舞女十日,如何?”

    “仆役?舞女?”林芝歪着脑袋,走上前一步问道“你们要是输了呢?”

    “我们怎么可能会输?”

    开什么玩笑,世家精英教育要是败给了你们这种大锅饭学堂,这天下也就没有什么士族了。

    “你们要是输了!就来我们记者营,给我们当仆役!舞女!!还有,这是我们的君子之约,谁要是输了去找父母谁就是小狗!”

    你要我们一群大老爷们当仆役也就算了,当舞女是什么情况?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

    “第一场,比礼!”

    袁谭走上前,挥了挥衣袖,笑着说道“礼为五礼,即吉礼、凶礼、军礼、宾礼、嘉礼,你们谁和我比?”

    林芝歪了歪嘴。

    平原学院的确有教礼仪,但都是最简单基础的,和士族之中教的完全不一样。

    毕竟谁没事教一个平民百姓怎么祭祀上天啊。

    别以为一个礼很简单,光一个吉礼,就有仪五十五种,每一种仪式展开,可以说上十几分钟不带停顿的。

    中国,礼仪之邦,可不是说着玩的。

    而且礼还包括了很多统治行为,比如军礼,军礼可不是只说军队里互相打招呼,而是包括了校正户口,调节赋征、建筑城邑征集徒役、整修疆界、道路、沟渠等一系列的行政办法。

    可以说,比这个,平原学院是真的拿不出手。

    “你们远来是客,先让你们一局,下一个!”林芝哼哼的说道。

    “哈哈哈,居然胆怯如此,平原,笑话耳!”袁谭得到机会,自然是往死了挖苦。

    林芝也不生气,昂了昂脑袋,示意继续。

    “第二局!比乐!”

    桥瑁之子桥胜走了出来,他随手一抛衣袖,开始舞了起来。

    礼崩乐坏,礼乐不分家,就像礼有五礼一样,乐也有六乐,也叫六舞,都是用于祭祀的。

    自然平原学院也不教这个。

    桥胜舞玩后,轻轻吐了一口气,然后慢慢收势。

    “彩!!”袁谭等人大声呼喊了起来,为桥胜的舞蹈喝彩。

    但他们很快就发现对面的平院学子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出错了?

    不会啊,桥胜对乐挺有钻研的,应该没出差错才对。

    “你们你们不会不懂礼乐吧?”袁谭突然想到了一个不太可能的答案,有些不太确定的看向对面。

    “我们的乐不太一样,要不听听我们的?”林芝哼了一声,回头笑道“同学们,我们一起唱我们的校歌好不好?西山苍苍,唱!”

    “西山苍苍,东海茫茫,吾校庄严,屹立东方。

    百家文化,荟萃一堂,大同爰跻,华夏以光“

    这是马强将清华大学的校歌直接改的,他其实也想过用中科大的,但中科大的校歌实在有些过于现代,最后还是选了这首。

    听着这从未听过的歌曲,袁谭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他们觉得对面的这些学子身上所有的朝气,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这这是什么歌曲?不登大雅之堂!”鲍邵咬牙说道“你们的乐不合古法,是我们赢了!”

    林芝毫不在意的说道“以后你们的舞蹈和我们唱的歌哪个能流传更久,哪个才算赢呢,算了,这局就当我们让你们的!”

    “第三局,比射!”

    林芝回头看到黄叙,一把将黄叙拉上前,哼道“你们谁来比?”

    “我来!”鲍邵走了出来。

    鲍信之前能官拜后军校尉,是有武艺的,鲍邵也精通射术,他接过边上军士递上的弓。笑着看了一眼黄叙道“终于有个敢比的了?你们想怎么比?”

    黄叙一边细细的调整自己手里的弓说道“参井如何?”

    射有五法,白矢、参连、剡注、襄尺、井仪。

    黄叙说的参井便是要同时达到参连和井仪的一种射术,参连就连珠箭,井仪则是要四箭都中并且形成一个正方形,如同井口。

    “看好了!”鲍邵回头看向平原的学子笑道“诸位不要着急,马上就教你们怎么跳舞。”

    说着,鲍邵手中先夹着四支箭,然后手如拨琴,箭矢连发,众人只见嘟嘟声,四支箭矢齐齐的射中了箭靶,果然围绕红星四周,形成了一个井口状。

    “如”

    鲍邵正想得意一下,就听到“铛铛铛”的弓弦声,接着就是齐齐的倒吸凉气的声音。

    “不可能!”

    喊出声的是孙策。

    鲍邵回过头,看向箭靶,见还是四支箭插在上面,不由笑道“我说,你们平原就没有人了吗?居然四箭一箭都不中,真的是”

    “伯业!你看地上!”

    鲍邵再往地上一看,只见八片被割开的箭矢掉在地上。

    这难道说

    “不可能!”

    这次是鲍邵喊得了。

    黄叙把弓抵还给边上的军士说道“我射中四箭,你的箭,没有一支在靶上,我赢了!”

    “你你”

    鲍邵被气的满脸通红,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样的射术。

    “我们赢了!!”林芝大声的欢呼起来,然后略略略的对袁谭等人做起了鬼脸。

    “第四局!御!”

    御就是驾车,而且还是实战驾车,御分五御,分别是鸣和鸾、逐水曲、过君表、舞交衢、逐禽左。

    比如逐禽左。就是将禽兽阻拦在左边,以便射猎,但实际上是模拟作战时把敌军包围起来的驾驶技巧。

    这一点,平原学院自然又是完败,林芝心知肚明,直接说下一场,连袁谭选人都没来得及说。

    “啊呀,看来林妹妹还是想我们的子脩的,你看赢了一场,顿时就担心的”

    “是啊,担心某人晚点会吃苦啊!”林芝看了曹昂一眼,吓得曹昂差点要跪下。

    不会是要自己给白烟那啥吧

    “第五局!书!”

    林芝让人拿来了笔墨,然后上前开始大笔一挥,写了起来。

    林芝的字大概是她最拿的出的东西。

    这主要是因为马强罚她一般都是抄字帖,更重要的是,林芝写的是楷书。

    楷书在这个时代因为带着创新的味道,就是一个降维打击,看着林芝写的一个个蝇头小楷,即使再挑剔的人也不得不说一个好字出来。

    袁谭几人对视一眼,都觉得没法比了。

    除非他们也能写出一种新字体,否则天然输了三分。

    三比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