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少年团的挑衅(下)

    第六局!数!”

    儒学六艺中的数其实也是极贴近实际的,分为九数,依次为方田、粟米、差分、少广、商功、均输、方程、赢不足、旁要。

    比如说方田,说白了就是计算平面几何的面积,而均输,其实是合理摊派赋税;用衰分术解决赋役的合理负担问题,并且衍生了今天正、反比例、比例分配、复比例、连锁比例在内的整套比例理论。

    要知道这些东西,西方要到十五世纪才研究明白。

    所以后世某些人以为自己学了一点一元二次方程什么的就可以在古代数学界横的走,那真的是小看了我们先人在数学上的造诣。

    中国人擅长数学...是祖传的。

    轮到数术了,林芝笑着伸出手,对着曹昂勾了勾,笑道“小曹子,来,我挑一个我们这里数学最差的和你比试比试。”

    众人看向曹昂。

    袁谭拍着手道“对啊!我父上次还说子脩帮忙解决了军粮计算的问题,那计算速度快的惊人啊!子脩你可别中了美人计,要为我们争口气啊!”

    “哦?小曹子,本事不小啊!”林芝回头说道“我们当中前两天测试考数学倒数第一的傻子是谁?”

    一个有些瘦弱的少年走了出来,他习惯性的抓了抓脑袋,嘿嘿的道“林学姐,是我,但上次不是苏步那小子生病了么,否则我一向都是倒数第二的。”

    “这小子是陈省,我们上次考试数学考的最差的一个,至于怎么比么...我出一道题,你们谁做的快,并且准确,谁就赢了,如何?”

    “不行!万一你出过的题目是他做过的,我们岂不是要吃亏?”袁谭立刻表示反对。

    林芝哼道“谁会像你们这样无耻,那你出题?”

    袁谭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他真的不太会。

    “废物!”林芝白了一眼,气的袁谭直想打人。

    “听题!”

    林芝拿出一张纸,一边说一边写,曹昂和陈省都坐下开始准备记数据。

    “张三有一个工坊,工坊生产一种铁器,当制作铁器甲件时的总收益为甲数乘以一百钱减去甲数的平方,总成本函数为200钱加五十倍的甲数加上甲的平方,当地县吏准备对该工坊收税,请问县吏对每件铁器征收税为多少时,张三的收益最大且收到的税赋最多。”

    林芝随口说的题目听得袁谭等人是一脑袋问号。

    孙策更是举着手在那不停的扳指头。

    这...也能算?

    还没到六十息,陈省就丢下笔说道“好了!”

    曹昂急忙加快了自己演算的速度,大约又过了二十多息,曹昂才说道“我也算好了!”

    林芝看了看二人说道“把你们的答案都竖起来!”

    曹昂和陈省一起把纸张竖了起来,袁谭等人看着纸上和鬼画符一样的一堆东西...

    这是啥?

    “都是二十五钱,计算正确,但陈省的速度更快,我们赢了!”

    平原学子立刻欢呼了起来。

    “不是!等等!怎么就二十五钱了?子脩,你们写的都是什么?他们是不是在作弊?”

    袁谭真的有点急了,这怎么就三比三了。

    下一盘要是输了,岂不是自己得当这群黔首的仆役?

    别说当十日,就算是当一日,回去爹都可以打死自己吧。

    曹昂看了一眼陈省,他本以为自己自学的不错,但没想到在平院学子中居然连这个所谓的倒数第一的傻子也比不过。

    “是我输了,这题是最简单的微积分,不过是设计一个利润方程式算出过你,说你潜质很好,来,挑兵刃吧!”

    孙策都快哭了,这怎么打啊,和马平原的妻子打,打赢了都不如打输了。

    “小子哪里敢和夫人动手...这..能否换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