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平原月刊

    次日清晨

    “采风,就是找素材,你们今天都跟着我去我们军营附近的村子看看。”林芝对曹昂等人说道“你看看你们穿的,一个比一个好,百姓能和你们说实话么,都换上我们的衣服,陈省,你带他们去!”

    袁熙等人一看被捧过来的衣服,都是粗布麻衣,还有草鞋,顿时都有些不乐意。

    “给你们三百息,没换好衣服的,今天负责给白烟洗澡!”

    在边上的白烟嗷的叫了一声,表达了一下不满意。

    就这群笨手笨脚的,也配给自己洗澡?

    袁熙可不这样想,他们虽然没有给老虎洗过,但是也听说过猫是不爱洗澡的,一洗澡就喜欢咬人,这猫咬咬也就算了,毕竟伤不到什么,这巨虎要是忍不住咬了自己一口。

    ...

    还有时间想呢!换衣服吧!!

    “四人一组,你!你!你!和我来!”

    林芝也换上了普通百姓的麻布衣服,这衣服上还有些破损和污渍,她也不嫌弃,又在地上摸了点泥土擦了一点在脸上。

    “不要太多,太多就不像了,好了,你们三个和我走吧!”

    曹昂看着林芝带着袁熙、孙策和另外一个平原学子去采风,心里酸溜溜的。

    以前林芝都会带自己的。

    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我说林姑娘,这是哪里啊?”袁熙吸着气,看着这片荒郊野外的,喘着气问道。

    他还从未穿过这样的衣服,还有这草鞋,也太刺脚了吧。

    “前面有个村子,我们去那边看看,你们两个少说话,多看多想!”

    林芝回头对那个平原学子说道“孙礼,你看着他们两个,别影响我们采风。”

    孙礼笑道“学姐放心!”

    孙策听到这人和自己同姓,不由多了一分好感,问道“孙兄是哪里人?”

    孙礼急忙道“我是幽州人!”

    “到了!跟着我!”林芝说着,众人也看到了这个村落。

    这个村落不算太小,看起来也有上百户人,田地散落在村落附近,春风吹过,鸟声响起,让人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看,那边的院子有位老妪,孙礼,你去!”

    孙礼应了一声,走到那院子外,对里面的老妇说道“这位大娘,我们兄妹几人是逃难来的,想讨碗水喝,不知道方便吗?”

    那老妇看了看林芝几人,见都是少年,便笑着说道“好说,好说,都是苦命的人儿,进来休息一会吧。”

    林芝等人入内在院子里坐下,老妇找了几个破陶碗给林芝等人倒水,袁谭看着那破碗不由问道“没有蜜吗?”

    “蜜?那么宝贵的东西,家里怎么可能会有啊,要是有,早就换点粮食了。”老妇苦笑着摇摇头道。

    “你在胡说什么?”林芝瞪了袁谭一眼,然后抱歉的说道“大娘,我这兄长被宠惯了,还以为在家里呢。”

    “看得出来,你们家境应该不错吧,对了,你们这一路来,不知道这仗打的怎么样了?”

    “还在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打完呢,大娘,你觉得哪边赢好?”林芝开始套话了起来。

    这老妇苦笑摇头道“哪边都不要赢才好,我的儿子,五年前就到了洛阳当兵,说是什么西园,我的老伴,一个月前被郡守抽了丁,在大营那边帮忙做饭烧火什么的,但听说也会上战场,你们说说,我会希望谁赢?”

    袁谭听了有些不舒服,正想说话,却被林芝一脚踩的嗷的一声叫了起来。

    “孩子,你怎么了?”

    “没..没啥,有虫子咬我...”袁谭看着林芝恶狠狠的目光,眼中含泪的坐了下来。

    “大娘,我觉得还是要酸枣的盟军赢了好,这要是赢了,天下不就太平了么!”孙策打岔说道。

    袁谭见孙策说话,林芝居然没反应,不由更是生气,坐在位置上,想着回去怎么整治孙策。

    “太平?这村子里以前有个恶霸,惹了众怒,大家一起把他赶出了村子,但结果所有人又打了一架,还死伤了几个人,你们可知道为什么?”

    “必然是有恶霸的余党!”孙策立刻说道。

    老妇摇了摇头。

    “应该是恶霸家中有些钱财吧?”孙礼想了想问道。

    老妇笑道“这娃聪明,就是如此啊,我虽然从小到大也没出过村子几次,但这天下的道理应该差不多吧。”

    袁谭四人互相对视一眼,心中各有心思,场面顿时冷了下来。

    林芝四人又问了一番农耕情况等闲话,然后继续到处走访,路上遇见了逃跑的军士,逃难的百姓,活不下去的野民,直到黄昏时分,才重新回到军营。

    “好了,大家回去想想,怎么写新闻吧!”林芝挥手让袁谭二人回去。

    袁谭开心的急忙往渤海军营跑,孙策却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明天还去吗?”

    林芝看了他一眼道“不去了,小马哥早上就和我说明日就要开拔,明日你也要准备出发了吧。”

    孙策这才想起来早上有人送来了行军顺序和扎营地点的地图,他倒是忘记了。

    孙策告辞退下,林芝和孙礼正准备进军营,一人闪了出来,焦急的喊道“林芝妹妹,能听我说几句吗?”

    林芝回头一看,是曹昂,哼了一声就想走,曹昂急忙走上前说道“林芝妹妹,我知道是我的不对,你看,我都带了赔礼来了,你就原谅我吧!”

    “赔礼..什么味道?”

    “这是我学着做的,炸鸡腿,还有果酒,你试试看。”

    林芝还想矜持一下,最后还是一把将炸鸡腿抢了过去,一边咬了一口,一边哼道“看你还有诚意,就算原谅你了!下不为例!!”

    “哎!对了,能让我看看报纸吗?听说已经有一刊了?”

    “恩...你进来吧,我给你看看。”

    有了吃的,林芝还是很好说话的。

    ——

    “你看,这个就是报纸了!”

    林芝拿着十余张报纸递给曹昂。

    曹昂接过一看,上面写着“大汉平原月刊”六个字。

    “月刊?”

    “对,小马哥说现在印刷术还不够成熟,就先出月刊,等后面再出旬刊,日刊。”

    曹昂再看报纸上的字,第一篇便是之前发的《讨董檄文》

    “这报纸是给谁看的?”

    “当然是给天下人看的,小马哥说这报纸用好了,可以抵十万雄兵呢!”说着,林芝挺着胸,嘿嘿的道“那我这个特约记者,怎么也算是个军司马了吧。”

    曹昂翻阅了一遍,见里面有时政,有官府公告,有奇闻异事,有典故传说,虽然只是几张纸,却包罗万象,极为神奇。

    当翻到最后面的时候,曹昂的脸色就变了。

    “要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二锅头!红星二锅头,你的真朋友!”

    “这是?”

    “哦,商业广告,你看,这诗不错吧,小马哥写的。”

    曹昂只觉得自己脑袋上全是黑线。

    先生不愧是先生。

    什么事情到先生手里,先生都可以想到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