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激战虎牢关(一)

    董卓进了虎牢关,来到关头上,看着远处浩浩荡荡一望无际的军营,不由问道“都是何处兵马?”

    郭汜回道“有渤海袁绍、平原马强等九路兵马,各诸侯中唯王匡、袁术、孙坚三路兵马不在其中,另外韩馥虽然有名,但并未出兵将。”

    边上李儒跟着说道“袁术和孙坚都在南阳,因为太师用计,如今孙坚已经快连饭都吃不上了,想来也威胁不到我军。

    至于王匡,则在孟津一带徘徊不进,我已经写信给在河东的牛辅、田仪,让他们和董将军互相配合,想来无碍。

    至于关下的贼军....太师,如今贼军刚至,应该挫其锐气,方可久守!”

    董卓一想也是,笑道“便下战帖,约明日关前交战!”

    ——盟军大营

    袁绍坐在大帐中,听着不断有诸侯安营扎寨完毕,不时点头,对边上的马强笑道“多亏了马平原早早选好了各军驻扎之所,否则我军必然要忙乱一阵了。”

    马强心里已经急的要死,但他也不敢把董卓在迁都的事情说出来,倒不是怕消息渠道被怀疑,而是一旦这群各怀鬼胎的诸侯知道董卓要迁都,大概率就决定坐等董卓迁都完毕,然后再进军洛阳好减少损失,到时候更不用想着什么进虎牢关了。

    “盟主,军师,如今我盟军十余万兵马已经到齐,当抓紧打造军械,攻打虎牢关,只要虎牢关一破,洛阳便近在咫尺,我大汉中兴也就指日可待了!”

    马强的话让所有人都微微点头,由于马强之前的顺利,让所有人都对董卓军的战力有了一丝不屑,觉得不过如此,因此倒是人人欲战,希望得些功劳。

    “既然如此,军师,你来说说吧!”袁绍对卢植说道。

    “虎牢关乃天下要冲,关高四丈五尺,且有汜水为沟,所以第一步必须先过了这汜水,然后再架设云梯,缘梯登城,方可攻破!”卢植对虎牢关极为熟悉,这些日子也抽空画出了一副虎牢关的内外示意图,此时挂在屏风上,给众人讲解。

    虎牢关之所以又叫汜水关的缘故便在这汜水河,虎牢关前的汜水河其实是两条河的合流,分别是汜水和漫水,因此水流宽大。

    “要过汜水...难道以沙土掩埋?”鲍信问道。

    “虎牢关修建时为了防止被沙土掩埋水流,因此将河床重新修整过,减小了宽度,加大了水流速度,沙土一下就会被冲走,因此很难掩埋,唯一的办法是用壕桥!”卢植指着图纸上的汜水说道“虽然减小了宽度,这汜水也宽达两丈有余,我们必须修建三丈左右的壕桥才能过汜水!”

    汉代的一丈约为两米三四的样子,也就是说虎牢关大概有十米高,关前的汜水河有小五米宽。

    别小看了十米,觉得不算什么,也就三层楼的样子,但在汉末,这已经是建筑关卡的极限高度了。

    再高...你修建的可能是塔,不是关卡。

    “这样的云梯和壕桥恐怕打造不易啊...”袁绍摸着胡子摇头叹道。

    袁绍正在想让谁负责打造军械一事,就看到有军士跑进来报道“报!!虎牢关上射下一封战书!”

    袁绍示意边上的许攸上前接过,许攸接过打开看了一下,对众人说道“董卓老贼已经到了虎牢关,他约我等明日关外决战!”

    “什么?董卓来了?”

    “来得好啊!只要杀了董卓,天下就太平了!”

    “本初,这是为太傅报仇的大好时机啊!”

    “董卓突然到此,是否会有诈啊?”

    一时间,众说纷纭,马强看向背后的贾诩,低声说道“立刻发报去问洛阳,董卓突然到此,洛阳恐怕已经大乱了!”

    贾诩低头退了出去,好一会儿,袁绍才拍案道“诸位,董贼居然敢出关决战,吾等绝不能放过如此好的机会,还请军师为我等排兵布阵!”

    卢植抚须道“董贼旗下兵马,可分为三部,一部为洛阳禁军和西园军,一部为丁原的并州军,一部为西凉兵马,这三部都是强军,所以我等不可轻敌,当小心为上。

    请诸位听我号令,明日布阵,以守代攻,小心御敌!另外还需抓紧修整军械,以便明日使用!”

    ——虎牢关

    “明日出战,为的就是击杀贼军锐气,故而只能胜,不能败,诸将听文优号令!”

    董卓坐在帅位上,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朝廷上的太师,而是西凉名将——董卓!

    “诺!”

    齐声的呼喊声中,一股杀气慢慢的弥漫开来。

    李儒来到众人面前,看了一圈说道“贼军虽众,其心不齐,九路兵马中,以平原马强、渤海袁绍、谯郡曹操为强军,以广陵张超、济北鲍信、陈留张邈为中军,以兖州刘岱、东郡桥瑁、豫州孔伷为下军。

    我军明日之战的战略便为以精锐攻其下军,以点破线,再以骑兵驱赶败卒,使其自乱阵脚,诸将听令!”

    “哗!”所有董卓将齐刷刷的站好看向李儒。

    接着,李儒一一吩咐众将如何排兵布阵,好一会儿,才问道“诸位可有疑问?”

    吕布在边上等了半天,见自己旗下的高顺等人都有了任务,却没自己什么事,顿时急道“侍中,末将呢?难道要末将坐守城头不成?”

    李儒看下吕布,笑道“奉先乃我军第一勇将,自然要用在最关键的地方,奉先你今日好生休息,调兵遣将之事全不要管,明日要用你斗破敌胆,等会你和我来,我有一器物给你。”

    吕布听到李儒这样说自己,不由高兴的拱手道“末将听令!”

    会后,吕布依约来寻李儒,却看到自己的赤兔马被李儒牵了过来。

    “奉先你看看,这是之前有军士捡到的平原军遗留下来的马镫等马具,你试试看。”

    吕布看到赤兔马上的马鞍和马镫,和之前的果然有些不一样,便一个飞步坐了上去,这一上去,吕布的眼睛就亮了。

    这种仿佛脚踏实地的感觉,不用试就知道可以提高多少战力。

    李儒见吕布的样子,心中有数,笑道“明日出战,奉先一定要先斩杀几员敌将,以破敌胆,如有建树,我将和太师进言,封你为奋武将军!也省的那曹孟德借着这将军名号吓人!”

    吕布说来也是可怜,到现在也不过是一中郎将,他自认自己不比郭汜等人差,那董卓虽对他亲近,口呼吾儿,时常留在身边,但这封赏却和李郭等老人比大大不如,今日得了李儒的承诺,当下决定明日用尽全身所学,得个头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