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激战虎牢关(二)

    虎牢关前

    时值三月,大地早已回春多时,倒是不冷不热,天上云彩稀少,不时有飞鸟掠过,这些鸟儿本能地避开下方的腾腾杀气,徒留下串串悲鸣,但也有那食腐的乌鸦等鸟,盘旋不散,等着饱餐一顿。

    地上,两支大军徐徐相对,说是决战,但双方兵马都没齐出,一边守着关,一边守着营寨,均有后路。

    虽是如此,两边兵马也有合计约十一二万兵马,其中董卓兵马约四万,盟军约八万,全部聚集在虎牢关前这宽不到七里,长约十里的狭小平原上。

    很多后世中喜欢说人上一千,彻地连天,人上一万,无边无沿,但实际上,由于古代都是冷兵器,所采取的也都是密集阵型,所占据的面积并不会太大,,比如秦兵马俑体现出来的军阵,一个千人军阵只有两千平方米,也就是二十米长,一百米宽,由此可见一斑。

    即使是大兵团的大阵,比如赵宋的“无敌大阵”——平戎万全阵,全阵要十四万兵马,其中的一个步兵大阵,需三万六千余人,正面也不过五里。

    而到了后世,二战时候一个营就可以防御六里地的阵地宽度了,再往后的信息时代...已经没有传统意义上的阵地了。

    袁绍、马强等人都在高处的观战台上,他们做为指挥者,并不会出现在最前线,而是在后方指挥全军。

    “盟主,诸公,你们看董贼的兵马,以步兵为先,骑兵为后,中留通道,暗含杀机啊!”卢植遥望董卓军的布阵说道。

    马强看向远处,这都好几里地了,古代将军的眼睛可真好...

    “军师,你拿这个看,此物名为望远镜,是我平原特产,诸位也可以试试看!”

    马强拍拍手,早以准备多时的黄叙拿出一个小箱子,打开后里面满满的十多个望远镜,分发给了众人。

    卢植试着一看,顿时大喜道“此物甚妙!有了此物,破董贼又多了一分把握!”

    袁绍拿着望远镜看远处,立刻也发现了此物的奇妙,可以说有了这东西,无论是对阵观敌还是斥候刺探,都有极大的用处。

    袁绍看向马强,眼红的说道“怪不得马平原出战,无往而不利,原来由此妙物!”

    马强笑着说道“诸公觉得好,就送给诸位一个,不过此物甚是难造,如果还想要,得给小弟我一点工本费了!”

    曹操哈哈笑道“马平原要是没钱,天底下哪里还有富人,不过此物想来也不便宜,不知道要多少钱?”

    马强伸出手转了转说道“不贵,十万钱一副,买三副打九八折,五副九五折,十副打九折,五十副八五折,一百副打八折!”

    家教甚严,没什么钱的孙策差点把手里的望远镜丢出去了。

    十万钱?你咋不去抢啊!

    所有人也都是一副肉疼的样子,不过也架不住有人是真的有钱。

    张邈回头和一人说了几句,然后说道“此物的确有利我大军,这样,我陈留要十副!”

    “我广陵也要十副!”

    “那我曹孟德也不客气了,十副!”

    马强笑的后槽牙都快出来了,这一下,几百万钱进账了,虽然不多,也可以补贴一下军费了,嘴里还说道“诸位慢慢来,先来后到,我这里也不多,打造实在不易啊!”

    袁绍听着下面的人都喊要买,马强还说什么先来后到,不由担心自己再不说就要没了,他可不想以后打仗被这玩意压制。

    “此物既然有利破敌,这样,我以盟主的名义,先买个一百副!许攸,记下账,等会给韩州牧送去!”

    一百副?一千万钱??

    要得!要得!

    不过这报给韩馥...这是准备让韩馥掏钱啊。

    “报!!董卓军正在挑战!”

    有快马来报,只见十多人齐刷刷的举起望远镜向阵前看去,那传信军士看到这一幕顿时吓了一跳。

    这群大佬没事吧,咋拿个竹管在那玩?这玩物丧志的...我盟军这是要完?

    只见董卓军正中处,将旗飘荡,军阵大开,一群人簇拥着董卓来到前阵。

    董卓坐在六马车驾上,左边李肃手提丈五倒须悟钩枪,右边李儒轻摇雕羽阴阳扇,倒也是威风凛凛,气势不凡!

    “关东贼子,反叛朝廷,袁绍小儿,祸连叔兄,怎么?现在见到太师,连面都不敢露了吗?”李儒大声喊道,自然有负责叫骂的军士帮他扩音。

    “果然是董贼!居然在用六马车驾,难道不知道这是天子车舆吗?走,我们去阵前!”

    袁绍见到董贼,不管心里这么想,反正看起来是怒火中烧,将将旗给卢植掌管,自己带着各诸侯来到阵前。

    董贼看到对面军阵大开,袁绍等人骑马并出,笑道“袁本初,老夫还以为你不敢露面了!”

    “董贼老贼!你逼帝辱后,杀我叔父兄长,我和你有国仇家恨,只恨不得食汝肉,寝汝皮!”

    马强在边上听着袁绍的叫骂,突然觉得这话怎么这么耳熟,不由看了一眼曹操。

    咳咳...战场上走神不太好。

    “哈哈哈!袁绍小儿,要不是你反叛朝廷,如何会连累袁太傅和袁太仆?明明是你害的你叔父兄长被杀,却怪到老夫头上,也罢也罢,待老夫送你去见你的叔父兄长,你自己去问问他们到底怨谁吧,吾儿奉先何在?”

    只听到一声嘶吼,一将骑马冲出军阵,大声喝道“吾乃九原吕布!何人敢和我斗将!!”

    众人看这马,浑身上下血一般的鲜红,鬃尾似火,嘶吼有风,踏地超尘,马非是凡马!

    再看那将,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弓箭随身,手持一杆方天画戟,面上宝剑眉合入天苍插额入鬟,一双俊目皂白分明,鼻如玉柱,口似丹朱,将非凡将!

    “这就是吕布?”

    盟军众人不由互相对视,都感觉到了吕布的不凡。

    唯独马强看到吕布全神装出场,兴奋的不得了!

    终于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