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激战虎牢关(三)

    随着马强的手势,一辆马车来到了前阵的第二排,不少诸侯回头一看,差点吓了一跳。

    只见袁谭驾车,袁熙和曹昂在车上分列左右扶着一台奇怪的机器,机器后面是林芝和青橙在捣鼓什么,一根硕大无比的狼牙棒,车下是那群少年团的人,各持军械,还有几个举着一根狼牙棒,十足的小弟模样,可以说除了孙策外,全都到齐了。

    “你们这是?”袁绍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心中我槽的心情。

    老子这里打仗呢,你们当春游啊!

    “咳咳,盟主,诸公,吕布乃董卓麾下第一猛将,现在前来斗将,必定是那李儒想坏我军士气!”马强急忙打岔,省的这群人影响林芝照相。

    对,那奇怪的机器就是马强这次特地带来的照相机。

    照相机听起来很现代,但实际上发明历史很早,实用的照相机比鸦片战争还早一年,按照中国的近代划分时间线,那属于古代了!

    不过林芝现在在用的中平五年式照相机可比1839年的先进的多,用的是湿版摄影法。

    湿版摄影法用的底片不是胶卷,而是玻璃,简单的说,就是先把硝化棉溶于乙醚和酒精,就可以形成火棉胶,再把碘化钾溶于火棉胶后马上涂布在干净的玻璃上,然后快速的把玻璃放到照相机中进行曝光,就可以得到一张玻璃底片了。

    湿版摄影法的关键之处就在一个快字,这涂上药水的玻璃如果干了,也就没用了,因此摄影师还必须随身带着一大堆各式化学材料...也因此,林芝是在一架马车上照相。

    袁绍虽然不明白这群孩子在搞什么鬼,但前面的吕布可还在那张牙舞爪呢。

    袁绍咳嗽了一声,让大家回过神,然后问道“哪位诸侯账下有勇将,可杀此厮主逆贼?”

    站在曹操军中的关羽听到这吕布居然弑主,便眯着眼睛准备拍马上前,却被刘备拉住说道“二弟莫急,吾等现为曹公军中将,当听军令!”

    关羽一想也是,便按下了心中怒火,坐看各路诸侯遣将。

    当下一将拍马而出,口中喊道“山阳纪明!特来斩你!”

    袁绍边上的袁遗对左右道“纪明昔日剿灭黄巾,曾经临阵斩将,武艺不凡!”

    话音刚落,就听到对面董卓军鼓声大作,喊声大起,袁遗急忙看去,却见纪明已经掉下马来,胸口上插着一杆方天画戟,居然被吕布隔空击杀!

    “孟庐!”袁遗不由哀嚎一声,本想让部下得名,却没想到命丧当场。

    “何人再去,如胜,为此战首功!”

    时有并州张杨,昔日被何进派往上党剿灭白波等乱军,结果走在路上洛阳就发生大乱,张杨没了靠山,只能寇略诸县,率兵数千,如同草寇,他在得知袁绍召集天下豪杰后,也领兵来到了酸枣会盟,只是因为没有官职在身,不被视为诸侯之列。

    他听袁绍如此说,心中暗想是个机会,便大声说道“吾麾下有穆顺,可往一战!”

    穆顺也是并州人,早就听过吕布的厉害,心有不服,听到张杨的话,拍马而出,挺枪对吕布冲去,口中喊道“吕布看枪!”

    吕布见穆顺冲过来的姿势,就知道其本领一般,不由讥笑一声,干脆将方天画戟倒刺在地上的纪明尸首上也不拔,双手隔空互拍了一下,大声笑道“我便坐这不动,看你如何伤我!”

    穆顺听了大怒,背脊微弯,手中长枪不时晃动,他只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已经达到了人马合一,人枪合一的境界,仿佛天下再无敌手!

    两骑相交,吕布一夹赤兔马,赤兔马猛地嘶吼一声,穆顺的战马听到这嘶吼,马速猛地一顿,穆顺不知情,这枪就递早了,吕布一把抓住长枪,大吼一声,猛的一拉,穆顺只觉得双掌火热,长枪居然被吕布夺了过去。

    不好!所有看到这个场景的盟军军士都暗喊一声,但已经太晚,吕布回手将长枪一丢,正好刺中冲到后方的穆顺后心,穆顺惨叫一声,摔倒马下,战场上,两具尸体,一枝枪杆,一枝戟杆,倒是交相辉映。

    董卓军再次鼓声大作,呐喊连连。

    “万胜!万胜!万胜!!”

    董卓抚须对李儒笑道“吾儿勇武!贼军恐无人能敌!”

    李儒面色却并未放松,只是说道“贼军士气还在,还需继续斗将!”

    吕布就这样口手坐在马上,喊道“关东贼子,何人还敢战?”

    袁绍怒视了张杨一眼,仿佛在怪他丢人,然后问道“哪位诸侯还有勇将?”

    鲍信喊道“我旗下于禁,乃大将,可往一战!”

    边上的马强目瞪口呆的看着小胡子的于禁拍马而出,这可是五子良将啊,你就这样送了?

    你鲍信是不是将多的没地方花?

    给我啊!我收的!

    于禁心里也是叫苦,他用自己的菊花思考都知道自己打不过对面的怪物,只是心里再苦,面对这样的场景也得咬牙上啊。

    于禁用的是一杆剑形戟,吕布看到他骑马持武的姿势微微点头,恩,这还有个像样的。

    吕布拔出方天画戟,还是没有催马上前,于禁见状,心知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大喝一声,手中战戟猛地刺出。

    “太慢!”吕布话未落,手先出,方天画戟随手而动,对着于禁的剑形戟就撞了过去。

    于禁人借马力,这一击威力不小,吕布踩着马镫,硬生生接下了这一击,赤兔却被这击带着倒退了一步。

    “好本领,杀!”

    吕布终于催动了赤兔马,对着于禁就追了过去。

    本来正常的骑兵斗将,是互相对冲,来回厮杀,可吕布马快,从后面硬生生追上了于禁,于禁本想调转马头回冲,却听到后面马铃响,一回头,就看到吕布的方天画戟到了,吓得急忙弯腰,这才躲过一劫。

    “莫怕!莫怕!再来再来!”

    吕布是真的在董卓那边憋坏了,好不容易找到于禁这个对手,就把他当铁一般的左敲右打,连续七八招,打的于禁都快怀疑人生了。

    “痛快!痛快!”

    于禁接了吕布七八招,只觉得吕布每一招都力大无比,自己随时都要掉到马下,不由虚晃一招,想逃回本阵。

    “不许走!”

    吕布见于禁要逃,催马追上,盟军众人此时就是孔伷这样的文士也看出来于禁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