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剑灵根

    “我是剑灵根?”

    江玄看着石碑上,浮现的剑形图纹,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灵武大陆,以兵为尊,所有武者,都是以兵器为根基修行,而每一个人因为自身传承的血脉不同,自身的灵根也是不同。

    如今,灵武大陆,有八大武圣强者,这八人所修的八种兵器,也是当世的八大主流兵器。

    这八种兵器,分别为,刀,斧,枪,锤,弓,鞭,棍,盾!

    如此这八种兵器,有着极为具体的武技,功法,以及各种秘术。

    至于其他兵器,例如矛,叉,戟……这些兵器,因为在当世并不盛行,流传的武技功法,品阶都不高,拥有这样的灵根,在修行的道路上,自然比不上八大灵根。

    而有一种兵器,关于它的修炼典籍,几乎已经消失殆尽。

    这种兵器,就是剑!

    江玄可以说,是踩了狗屎运了!

    负责检测资质的吴执事,看着江玄眉头微微一皱:“剑灵根……你的未来,没有出路了……”

    此话一出,四周众人便是议论了起来。

    “听闻这江玄八岁入宗,在杂役区足足干了八年的杂役,才踏入武道一阶!”

    “没想到,他竟然是最废的剑灵根!”

    “传说剑帝死后,所有剑道修行武技典籍突然神秘消失了,他这是彻底完了啊……”

    ……

    瞬间,四周众人,议论纷纷。

    江玄没有理会其他人的议论,看向吴执事,咬牙道:“吴执事,真的没有任何路了吗?”

    在炼器门,刚入门的弟子,都是杂役,杂役弟子会得到一本《聚灵引》,只要在是十六岁之前找到气感踏入武道一阶,可以进入外门修行。

    而超过十六岁,哪怕你找到气感,宗门也不会收了,毕竟宗门收人,也是看资质的。

    江玄没日没夜的修炼,足足八年,终于卡在了十六岁之前,找到气感,成功进入了外门,他本来感叹自己运气不错,没想到,刚进入外门,就检测出自己是这般资质。

    “或许,你可以改修其他兵器,不过……”

    吴执事叹了口气,随即道:“七日后便是外门大比,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外门大比……

    听到此话,江玄面色更是难看了起来。

    外门大比,一年一次,即时所有外门弟子都要参加,而排名最后的十人,将会被驱逐出宗,炼器门外门弟子,有五千多人,且每年还会不断招收新人,所以,驱逐出十个排名最末的废物,并不算什么,也正是这种方式,会不断激励外门弟子修行。

    而江玄这运气,也是够差,他才刚进入外门,就马上要参加外门大比,仅仅七天,换做正常人,恐怕都难以做到提升修为,何况他还是剑灵根,他连修行的武技和典籍,都没有。

    “七日……”

    江玄面色难看,整个人陷入沉默之中。

    他本以为,踏入外门,便是出头了,没想到麻烦接踵而至。

    而如果这么被赶出宗门,恐怕再也不会有任何宗门,收纳江玄,他的武道之路,恐怕就要因此断绝。

    断绝武道之路,也就意味着,他再也没有机会,去寻找那个地方,再也没有机会找回曾经丢失的记忆。

    而也在此刻,身后一道嚣张之声打断了江玄的思绪:

    “呵呵,江玄,你小子终于有胆进入外门了!”

    一转身,便见一名身材肥硕年约十八九岁的青年,一脸阴狠之意,朝着自己走来。

    江玄看见来人,当即冷声一语:“钱进!你再敢纠缠玉儿,我就废了你!”

    对于八岁之前的记忆,江玄早已不见了。

    自有记忆起,江玄没有亲人,靠乞讨为生,而在街边,他遇到一个只有五六岁,同样无家可归的小女孩,江玄给她起名玉儿,将她带在身边。

    后来,机缘遇到炼器门招收弟子,江玄和玉儿便一起进入了炼器门,成为了杂役弟子。

    江玄一生,没有亲人,只把玉儿,当成自己唯一的亲人,甚至多年来,他拼命做任务,赚取帮助修行的引气丹,也大部分都给了玉儿。

    以至于,玉儿十三岁,就成为了一阶武者,进入了外门。

    “我纠缠?呵呵,这话,是老子要对你说的!”

    钱进冷笑,将一人,自身后拉了出来。

    这是一名,年约十三四岁,容貌秀美的少女,她身上,带着一众让人怜惜的气质,此刻,其看向江玄,目光有些躲闪。

    “玉儿?”

    江玄眼中带着无比诧异。

    当年江玄和玉儿刚刚进入杂役区的时候,钱进已经是杂役区一霸,他一眼便看中了玉儿,而江玄,如同护崽子的母狼一般,拼着自己重伤,打断了钱进一条腿,那一次江玄在床上足足躺了一个月,不过从那之后,杂役区内,钱进再也没敢招惹过江玄。

    后来,钱进先一步进入外门,玉儿随后进入。

    进入外门之后,钱进多次骚扰玉儿,若非碍于宗门规则已经用强,玉儿多次对江玄哭诉,以至于江玄拼命修行,就想早已进入外门。

    钱进看着江玄发愣的模样,一把将少女搂在怀里,看向江玄:“小子,懂了吗?”

    “呵呵……”

    江玄一声冷笑。

    他并不愤怒,只是心疼,他心疼自己,或许,自己在这世上,本就不该有亲人。

    “江哥…江玄,对,对不起,我们之间,不可能了!”

    玉儿看向江玄,咬了咬牙。

    “呵呵,没什么对不起的,还有,我只是一直把你当亲妹妹看,不过,从今日起,你我再无瓜葛!”

    江玄平淡一语。

    这一刻,一股深深的孤独感,将江玄的内心填满。

    他转身,不想再见。

    亲妹妹……

    玉儿一怔,看着江玄的背影,只感觉好像什么东西,弄丢了,她咬住了嘴唇,眼里有泪水,但强忍着没有流下来,她明白一些事情,一旦做出选择,便没法回头了。

    钱进看出了玉儿的神情,心中有些恼怒,当即看向前方怒声一语:“站住!”

    江玄转身,看向钱进,神色冷漠。

    “江玄,你和玉儿的事情了结了,但咱们之间的恩怨,还没了解。当年你打断老子一条腿,碍于宗门规则,这些年,我无法去杂役区废你,但现在,你进入外门了,今天,老子要打断你四肢!”

    钱进眼中,流露出残忍之意。

    玉儿听闻面色一变,不过眼中略微挣扎之后,选择了沉默。

    江玄见况,开口:“你想战,便成全你!”

    生死擂,是外门解决个人恩怨的比斗之处。

    可分生死!

    江玄可以不应战,但个性如此,江玄不喜欢逃避。

    擂台之上,两人对立而视。

    外门解决恩怨比斗的人,不少,但敢上生死擂,绝对是罕见的,毕竟修行不易,谁都不想刚刚踏入武道就送了性命。

    如此,今日这场比斗,直接吸引了不少外门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