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问罪

    斩杀这个武修,江玄的心绪没有半点的波动,凭他现在的战斗力,就算是在外面世界,都不怕六阶大圆满对手,况且是在精绝仓库里面。

    接着,江玄接着往前疾跑,在这过程之中,他屡次碰到其他的武修。

    那一些六阶大圆满的高手,都是被他轻而易举的斩杀。打了两个回合还杀不了对方的,都会立即收手离开。

    精绝仓库总共有三楼,这还只不过是一楼,只要不是有再大的深仇大恨,不然犯不上玩命。

    三棵香后,江玄到了二楼!

    轰隆!

    守卫第二楼也是一个金黄色战傀,只不过是,这战傀的级别,是到达了准六阶!

    一看见江玄,那金黄色战傀登时爆发出强悍之气,身形侧移,那移动的速度竟然不比倾力用狂雷霹雳步的江玄慢。

    瞬间,那金黄色战傀便出现在了江玄身边,就是一记重拳向着江玄打来!

    江玄吃了一惊,马上就是重拳击出,无艮的光球爆裂开了来,放出强悍的灵气,和那一记重拳用力相撞在一块!

    嘭嘭嘭!

    一记重拳相撞,江玄突然后退,现在他的身体虽说等同于六阶大圆满的武者,可跟准六阶比,还是略逊一筹!

    终归,这金黄色战傀,是肯定不会受灵气压迫的!

    “光之斩!”

    想起这儿,江玄也不想和那金黄色战傀纠缠,剑芒迸发,把那金黄色战傀给斩成了两截。

    接着他身形闪动,便冲进了精绝仓库的第二楼!

    这精绝仓库的二楼就和迷宫一般,密密丛丛的路宛如蛛网一样。

    在那么多甬道中,想寻找到出路,到精绝仓库的三楼,很显然不是件容易的事。

    二楼有各种各样珍稀的灵器材料,还有武器,而且更贵重。

    咻咻咻!

    在精绝仓库第二楼疾跑了半个时辰,江玄才发现了一扇沉重的石门,可等到他到沉重的石门位置时,才看到石门前的结界墙已经被冲破。

    而一切顺利,沉重的石门内的宝贝早便被收刮一空,完全没给江玄留下。

    对这,江玄却是从容,那么多的宝贝、机遇,不太可能每个全是自个的,这一种心理准备,江玄还有的。

    接着,江玄却是稍稍放缓了速度。

    想要走完这精绝仓库的二楼,要花很多时间,可以通超过准六阶战傀的阻遏,闯上来的武者,很显然也也不会是平凡之辈。

    所以得节约些灵气,以备不时之需。

    四个小时后,等找到第五个石门后,江玄大有斩获!

    打开沉重的石门的结界,当中躺着最起码两百四十五口飞剑,每口飞剑,都到达了玄级高阶的品级!

    江玄的双眼登时亮起来,说来,他流星剑技也到达了个瓶颈,要是有这一些剑,流星剑阵的破坏力,无疑又可以増涨很多!

    “矣?这儿居然有组剑阵!”

    便在这个时候,尖叫声响起来,一个穿着黄衣,容貌高傲的轻年,就是突入了沉重的石门中,双眸,紧紧地紧盯着两百四十五柄长剑,露出贪心之色。

    半天,他才把垂唌三尺的眸光收回,视野才落到江玄身体上,挥了挥手,高傲地大声喝道:“后生仔,我是绫国的八王子,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这一组剑阵归我所有了!这会儿,你马上滚!”

    “绫国八王子?”

    江玄挑了一下眉毛,淡定的说道:“那又怎么样。”他歇了了口气以后,继续开口说道:“这一组剑阵,是我先看到的。”

    “无主的宝贝,有能力者得之!”

    黄衣轻年脸色露出狰狞的笑容,大声的喊道:“既然是你不想滚,你就老子送你去西天吧!”

    轰隆!

    他手里,猛然出现了一道方天画戟,一戟挥了过来,破风声如同鬼哭狼嚎,可怖的寒芒,用力地向着江玄压制而至。

    “雕虫小技。”

    江玄唇角一扬,马上就是一剑斩出。

    这黄衣轻年的战斗力不是非常强,只不过是六阶大圆满,但是他手里的方天画戟却不是俗物,是黄级高阶的重宝,甚至是能比肩差一点的玄级低阶武器啦!

    “光之斩!”

    但是,江玄只不过是一剑斩出,这招快如雷霆闪电,只看见得剑华闪动,黄衣轻年手里的方天画戟就立马崩飞出去,他的身体都就如同断线风筝一样倒飞出十三四米外!

    “怎么会!”

    身体仍然在突然后退了几步,接着脚下一个踉跄时,黄衣轻年的脸颊上,便流露出了匪夷所思之色。

    方天画戟可是黄级高阶的重宝啊,凭仗这方天画戟就算是准六阶的高手,他都可以全身而退,可碰到江玄,居然连一招都没办法挡下!

    这货真是准六阶?

    簌簌簌!

    便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疾跑而来,他穿着绿衣,腰上别着一把利剑,风采翩翩,就是卢杭!

    “矣?绫国八王子?”

    卢杭的看向黄衣轻年身体上,眉毛紧蹙,但顿时,他脸颊上便流露出了一丝奇怪地笑容。

    “江玄,大胆!”

    他猛然看向江玄,大声喝道:“你居然有胆子打伤绫国的八王子!绫国是我阴阳太极门麾下的重要宗门,你把八王子打成重伤,难道是想毁坏咱们阴阳太极门与隶属宗门的关系?这会儿,你马上给我跪在地上,向八王子说声对不起!”

    “什么?”

    听见此言,江玄的眸光登时冷冽彻骨下来了,那黄衣轻年也不禁傻眼了。

    卢杭居然帮他讲话?

    阴阳太极门弟子,不是素来全是恃才傲物,不把任何隶属宗门的人放到眼中,但是这会儿,怎么反倒向把他打输了的江玄问罪?

    “我所说的,你没听到?”

    见江玄一副置若罔闻的神情,卢杭神态一冷,爆喝道:“江玄你毁坏门派与隶属战斗力间的安宁融洽,你要是识时务的话,这会儿马上将你的武魂戒拿出来,师哥我一定会帮你转交给凌国王室的人,瞧在我脸面上,他们会原谅你的,不然,这事要是传到门派内,要责罚你的,就是门派风纪队啦!”

    “呵呵呵呵!”

    听卢杭说完,江玄情不自禁长笑一声:“卢杭,你想抢劫直说就是了。”。

    “什么?”

    卢杭脸色一凝,紧跟着冷冷的笑道:“江玄,你却是有种,原本我只不过是想替刘向宇教育你一下,但既然是你这么不知天高地厚,我干脆就把你杀啦!”